重要导航:重要通知“省长杯”工业设计大赛工作动态质量品牌工业标准化 技术创新促进会 食品协会包装协会《山东工业技术》技术中心 山东省技术创新奖
当前位置 : 主页>产学研联合>

产学研合作创新:机遇与挑战(上)

来源: 作者: 时间:2008-10-11

在经济全球化和新科技革命的交互作用下,世界经济竞争、国力竞争,深刻表现为一场创新战。站在竞争第一线的是企业,决定竞争胜负的是企业的创新能力。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大力推进产学研合作创新,是健全国家创新体系的关键环节,是从整体上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重要步骤。

 

为此,正确把握产学研合作创新的战略定位,找准关键问题,突破瓶颈约束,破解合作难题,高起点开创产学研合作创新、互利共赢新局面,是各部门、各地区和产学研各界肩负的神圣使命。

 

一、关于产学研合作创新的战略定位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曾精辟地指出:“经济体制,科技体制,这两方面的改革都是为了解放生产力。新的经济体制,应该是有利于技术进步的体制,新的科技体制,应该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体制。双管齐下,长期存在的科技与经济脱节的问题,有可能得到比较好的解决。”经过近30 年的实践,党的十七大提出的“加快建立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科学回答了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双管齐下、解决科技与经济有机结合的问题,是我国经济体制和科技体制改革经验的历史总结,也是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之路的必然选择。

 

实现科技与经济相结合,始终是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矢志不移的目标。在过去30 年中,从实行技术成果商品化、开放技术市场,改革科技拨款制度,鼓励从事技术开发型研究的科研机构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推动应用型科研机构和设计单位实行企业化转制,转为科技型企业,整体或者部分进入企业,科技系统的运行机制发生深刻变化,对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加快高新技术成果产业化进程,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所有上述改革举措,较多地还是在科技系统内部循环。突出的问题是:企业,尤其是重点骨干企业没有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各方面科技力量自成体系、分散重复,整体运行效率低下;科研院所和高等学校研究机构尚未进入国家经济主流,还没有为我国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撑。

 

另一方面,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成功实现了从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历史性转变,并融入经济全球化大潮。近10 多年来,国际技术资源的快速流动为我国企业提供了历史机遇,通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吸引跨国公司来华投资,缩短了产业技术与国外的差距,促进了传统产业的改造,推进了产业结构升级,并形成一批支撑经济高速增长的支柱产业。但是,引进国外技术和资本,并不能引进创新能力。由于重技术引进、轻消化吸收,在大量利用国外技术资源的同时,国内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没有能够同步提升。关键产业技术和重大装备依靠进口的状况没有改观,对外技术依存度仍在60% 以上。有些国有重点大型企业落入外资设置的知识产权陷阱,陷入“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的怪圈,从国外引进的世界一流先进装备同其自身贫弱的创新能力形成强烈的反差。

 

今天,新的竞争形势对我国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

 

其一,我国改革开放30年经济增长和科技进步的巨大步伐,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世界经济竞争的格局。我国创新型企业,包括国有重点大型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和部分民营科技企业,已经从外国企业的学习者,转变为强劲的竞争者,有些企业开始问鼎跨国公司的核心技术,并向未来引领者的方向跃升。像过去那样从国外引进先进技术、提升产业结构的空间在缩小,难度在加大,代价越来越高。至于产业前沿的关键技术,国外企业从维系其核心竞争力考虑,西方国家从实施战略图谋权衡,都对我国采取封锁政策。在诸如微电子电路、集成式半导体产品、计算机软件、机器人、光学纤维、超导技术等具有军民两用性质的领域,发达国家动辄就以安全为借口,对向我国企业进行技术转让层层设卡,横加干预。2001 年美国商业部总共收到了1294 件对华技术出口申请,其中72%被通过,3%被拒绝,25%不予受理。在民用技术领域,跨国公司不仅对从合资设备和产品上可能发生的“技术溢出”严加防范,而且试图运用知识产权封杀我国企业产品进入国际市场的通道。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以“侵犯其知识产权、威胁美国本土产业”为由,对进口到美国的产品进行所谓的“337 条款”调查案,我国高技术产品已经首当其冲。截至2008 年2 月底,针对中国产品的调查案已达83 件,约占全部调查案的12.7%。其中,有涉嫌侵权问题,但在政策上是新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遏制我国企业的市场空间。总之,在跨国公司和外国强势集团把核心技术知识产权视为生命线的今天,我国企业提高创新能力,必须走自主创新之路,把生存、发展、创新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其二,新科技革命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对创新理念和模式产生深刻影响,整合资源、合作创新成为国际强势集团的战略选择。当今世界,科学研究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正在日益逼近极端和本原;高技术前沿在交叉和融合中孕育和催生一系列重大革命性突破,新的技术和新的产业以群体崛起。创新的冲击波,其上游延伸到广阔的基础研究领域;中游覆盖了从研究开发、成果转化、产品生产和产业化的全过程;下游推进到广告策划、品牌营销、售后服务、商业方法等诸多环节。现代产业价值链已形成了两个高端:一是产前研发,二是产后营销。前者通过技术创新,提升核心技术,扩大知识产权,占据科技制高点;后者通过营销和服务创新,打响著名品牌,获取丰厚的市场回报。在发达国家,导致技术飞跃和产业升级的成功创新,因其技术能力、知识储备、经验积累、知识产权和技术标准等,超越一两个企业或大学力所能及的范围,往往都是多个企业、大学研究机构资源的有效整合、集成和提升。美国硅谷风险投资专家薛维珂博士2007 年发表的著作《影响美国的100 个专利》所列举的诸如移动电话、DSL宽带上网、神经元计算机、MP3 和MP4 技术、搜索引擎、数码相机、纳米碳管、燃料电池、基因芯片、基因拼接技术等也都是在整合资源过程中完成产业化进程的。事实上,发达国家跨国公司通过工学结合、产研结合、官产学结合的合作创新模式,早在上世纪80、90 年代就已比较成熟。OECD 和欧洲国家也在那个时候提出建立国家创新体系。本世纪以来,为适应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创新交锋的严峻形势,发达国家和世界强势集团完成了新一轮结构调整、机制转换和流程再造,以跨国公司为主体、整合全球创新资源的多种产学研合作联盟,成为其竞争力、创新力的强大支撑。

 

20 世纪80、90 年代起,我国企业、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已着手开展合作,有关主管部门推出多项产学研合作试点工程,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积累了不少经验,但远远不能适应形势要求。今天,我国产学研合作适逢前所未有的机遇:

 

——党的十七大报告要求“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引导和支持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促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把产学研合作提升到建立国家创新体系的突破口和建设创新型国家攻坚战的高度,这是新时期产学研合作的战略定位。

 

——在我国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下,国有重点大型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和科技型中小型企业取得长足发展。我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前列,2007 年21家企业进入世界500 强,100 多项重要的制造业产品产量居全球第一,我国产业经济能力正在越过“拐点”,大规模制造能力和产业配套能力的形成,意味着巨额研发和创新投入可以被有效分摊,从而使自主创新在成本上可行,在产业化配套上有望,研发投资的回收更有保障。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优势一直被定位在低成本和廉价劳动力上。如今,我国创新的比较优势凸现:全国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集聚了雄厚的人才资源。专业技术人员总量达3860万,居世界第一,直接从事研究开发119 万人,居世界第二,巨大创新潜能蓄势待发;最具潜力的中国市场正在吸引全球跨国公司抢滩这片热土,广阔的市场本身就是我国持续创新极为宝贵的战略优势;更重要的是,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应当而且能够在推进产学研合作创新的系统工程中,发挥巨大作用。我们对建立富有生机与活力的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创造产学研合作创新的崭新局面充满信心。

 

二、关于产学研合作创新的技术转移

 

《国家中长期科学与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 年)》强调:大幅度提高自主创新能力,要完善技术转移机制,促进企业的技术集成与应用。大力发展为企业服务的各类科技中介服务机构,促进企业之间、企业与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之间的知识流动和技术转移。《纲要》敏锐地提出了我国建立产学研有机结合的创新体系、推进产学研合作创新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完善机制,推进产学研之间的技术转移。

 

什么是技术转移?按照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的定义,技术转移是指“系统知识的转移”。在创新实践中,知识就其权属不同分为两类:一类是进入公有领域的知识,可为社会公众所共享的知识;另一类是属于私权范围的知识,其拥有者在一定期限内享有专有权的知识,这类知识的转移,需要通过知识产权的转让、许可和相关服务。产学研合作创新的技术转移,包括以上两类技术转移,尤其是与知识产权相关的技术转移,是构建技术创新体系的关键。

 

坚持自主创新,为什么要促进技术转移?答案很简单。历史和现实表明,创新,寓于技术转移之中。对于一个富有生机与活力的技术创新系统来说,知识流动、技术转移,就像生命体内奔流不息的血液一样,一旦停止流动,生命即告终止,整个系统便没有存在的意义。创新是现有产业体系能力的提升和飞跃。如果没有技术转移,就不可能把握技术走势,找准创新起点,在现有知识、技术、生产方式或管理方式基础上,形成技术创新的创意;如果没有技术转移,也不可能把握市场脉搏,真正贴近市场,整合资源,推进技术、市场的创造、运用、集成和融合,最终完成具有现实的和潜在的商业价值的新产品、新工艺和新产业。因此,完善技术转移机制是技术、知识、信息向深度、广度奔涌转移的平台,是产学研合作创新成功的重要保障。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无论国内国外,技术转移最活跃、技术市场最繁荣的地方,无一例外地是一个技术创意泉涌、技术创新迸发、产学研合作硕果累累的地方。美国《财富》杂志发布的世界500 强企业排名前列、堪称世界技术巨头的公司,诸如微软、IBM、英特尔等。近年来公布的数字显示,它们既是技术的最大卖方,又是技术的最大买方。其年技术输出收入和技术输入支出大体相当,均在10多亿美元。今年2 月,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创意创新中心主任米查德·理恩教授来华交流时介绍,据该中心调查,目前美国公司使用的全部发明专利中,5 0 % 左右是来自国外的专利,欧洲公司所使用的全部专利中,75% 来自外国。换言之,美国产业技术的一半、欧洲产业技术的2/3,得益于来自国外的技术转移。当然,它们通过知识产权的转让或许可,包括交叉许可,成功地取得对关键技术的支配权,使之成为其核心技术的组成部分。这同我国企业关键技术和知识产权受制于人,对外技术依存度超过50%,是不能同日而语的。但技术转移对提升创新起点、激发创新创意、构建创新平台、加速创新步伐、形成创新产业的意义,足以从中得到佐证。这就是为什么颇具权威的瑞士洛桑管理学院每年发布世界各国竞争力评价报告中,把技术转移,尤其是向企业的技术转移作为一项重要指标。

 

实行技术成果商品化,开放技术市场,曾经是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理论和实践的重大突破。本世纪以来,虽然全国技术合同交易额持续以1 5 %左右的速度增长,几乎与国内生产总值同步。2007 年全国技术合同交易额达2226 亿元,创下比2006 年的1818亿元增长20% 的新高,但相比我国居于世界第二位的经济总量,技术市场规模、技术转移流量实不相称,尤其是从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向企业的技术转移梗阻,值得关注。实践证明,一个区域或系统,技术市场不繁荣与技术创新不活跃具有强相关性。我国产学研组织技术转移理念陈旧、机制僵硬、平台缺失、引导和支持力度不足,是我国技术创新体系的“软肋”之一,也是推进产学研合作必须解决的观念创新和管理创新问题。

 

借鉴正反两个方面实践,我国产学研合作应建立什么样的技术转移机制?

 

首先,必须是一个市场快速反应、技术快速传递的机制。变化是世界的规律:科技在变化、市场在变化、形势在变化,自身和竞争对手在变化、客户和消费者群体也在变化。变化,对具有智慧、有胆识的创新实业家来说,是一个美好的词汇,一个具有魅力的词汇。因为有变化,才有市场,才有机遇,才有新天地。但要抢在竞争对手之前开发新的创意、实现创新目标,必须快速获得和捕捉到一切重要技术信息、市场信息。产学研合作必须建立这样的机制,建设这样的能力。有些重要项目,国内企业、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确有承担的技术实力,但对市场反应迟钝、对时效的底线应对无力,最终只能选择从国外引进。因为严峻的竞争形势刻不容缓,坐失商机等于失去一切。

 

第二,必须是协同互动的机制。有人认为,产学研之间的技术转移,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是技术的提供方,企业是技术的接受方。似乎技术转移是从管道的这头塞进科技成果,从那头拿去应用于实践。这种对产学研技术转移机制所做的线性的、单向的、静止的、简单的理解,是不切合实际的。产学研合作技术转移是一个非线性的、多元的、动态和网络型的系统。创新不同于研究开发,需要多个产学研单位的知识储备和技术积累,需要在及时反馈技术发展、市场变化以至法律政策信息的过程中,协同、交流、互动,最终作出决策。只有产学研资源共享、知识和技术的交互和交融,才有可能提高我国产学研合作创新的体系能力。

 

第三,必须是一个产业配套的机制。一项成功的技术创新完成的新产品、新工艺、新产业要进入市场,必须解决数万个技术节点和包括材料、零部件、售后服务所需要的一整套配套环节。高水平配套产业群的形成,是复杂技术创新迅速产业化的条件。以往我国多项重要技术成果被束之高阁,不能为企业接受,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具备配套能力,不能满足产业要求。在我国一些重要配套产业得到长足发展的今天,有条件加快技术转移机制的重大转变。

 

第四,必须是一个规范的法制机制。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产学研合作创新涉及技术、市场、权益分享和风险承担等复杂的社会关系,更需要运用法律手段促进、引导、规范和保障。根据对多份产学研合作协议的调查,普遍存在内容过于简单,意向性强,法律约束力弱,难以成为指导和规范多方合作的刚性行为规则。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技术转移机制的细胞、产学研的合作单元,是技术合同。1980 年,美国的拜杜法案,开启了大学和研究机构可以通过技术转让合同,许可企业实施其专利,从中收取专利使用费的先河,是美国技术转移立法的一个重要突破。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就把技术转移的基本立法——《技术合同法》提上紧迫议程,在对国际技术转移经验和本国技术创新实践进行科学总结和法律升华的基础上,于1987 年6 月发布的《技术合同法》是一部为国际社会高度评价的科技立法、一部技术转移基本法。1999 年,这部法律整体移植到我国基本法——《合同法》的第十八章。所谓技术合同,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相互之间就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订立的明确权利与义务关系的协议。这部法律是产学研合作技术转移的基本准则。此外,我国《促进科学技术成果转化法》、修订后的《科学技术进步法》对促进和鼓励技术转移制定了若干重要规范。产学研合作创新应当以我国现行法律为武器,依法建立公平与效率、激励与约束、竞争与协作相协调的技术转移机制,保障合作创新按照诚信互利原则持续发展。

 

第五,产学研合作创新的技术转移机制,最终应当是一个创新资源迅速向企业聚集的机制,一个整合创新资源、实现持续创新的机制。今日的经济竞争、国力竞争,实际上是科技

竞争、人才竞争,但站在竞争第一线的是企业,决定竞争胜负的是企业群体的创新能力,尤其是作为主力的大型骨干企业、企业集团的核心竞争力。产、学、研三者虽然职能不同,各自的目标相异,但为了实现提高自主创新能力这个总体目标,而紧密结合在推进产学研合作创新的汇合点上,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以加速创新资源向企业聚集、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为主线,培育一大批以创新为不竭动力,具有强大核心竞争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国际著名品牌,成为能够主导研究开发,主导生产经营,主导市场开拓,主导持续发展的经济全球化强劲主体。

 

(摘自:中国科技产业,2008.03)

 

上一篇:加快产学研结合,建立国家创新体系
下一篇:江西理工大学:“3+1”模式聚合高校与企业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