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导航:重要通知“省长杯”工业设计大赛工作动态质量品牌工业标准化 技术创新促进会 食品协会包装协会《山东工业技术》技术中心 山东省技术创新奖
当前位置 : 主页>专家讲坛>

金融危机的教训

来源: 作者:百仕通集团(黑石集团)董事长苏 时间:2008-11-17
 我们当前正处于近代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之中。大家都在尽力从危机中获得解脱,却很少关注如何避免下一次危机。现在我们就可以采取一些行动来避免下一场危机,或至少在其来临之时减少它所带来的冲击,而不应无所作为。我认为任何全球性的金融监管和监控系统都应该强调以下七个原则:
  第一,我们需要敲定一套全球通用的会计准则。在全球市场中,全球性金融机构不应只因为它们的总部在不同的国家而遵循不同的会计和信息披露标准。
  第二,世界主要市场的金融监管当局需要按照广泛一致的原则进行架构。在政治层面上,每个国家都需要一个财政部长,同时还需要有一家中央银行和享有广泛授权的单一金融服务监管机构。美国的监管当局规模过小、过于分立,而且通常不具备应对系统性危机的能力。我们大杂烩似的监管当局也纵容了金融机构钻监管政策的空子,让它们可以选择最顺从、随和的监管者。任何大型金融市场都无法承受这样的风险。
  第三,财务报表需要完全透明,任何信息都不应当遗漏。如果有表外项目突然重新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并造成严重影响,这正是对信息披露原则的嘲讽。
  第四,必须将所有金融工具彻底向监管机构披露。如果监管机构无法了解金融市场的完整情况,它就无法准确衡量风险状况和系统运行的健康性。一个监管机构必须有能力监控所有的衍生金融工具,比如60万亿美元的信用违约掉期。
  第五,监管机构应该对参与市场的所有金融机构进行监督,而不论其享有何种特许权、居于何地、法律地位如何。比如,如果你对系统中的杠杆状况感到担忧,就把主要类别的借款者(如对冲基金)排除在外,那么这种做法是不合理的。
  第六,对于难以估值的资产,我们需要摒弃“以市值计价”(Mark-to-Market)的会计准则。人们已经越来越认识到“以市值计价”的会计准则大大加剧了当前危机的程度。我指的不是价值容易确定的公众股权。问题出在那些为投资目的而持有的证券产品以及那些在经济周期的特定时期并无明确可见市场的投资工具。这些证券和投资工具应该完全向监管者进行披露。不过,金融机构不应被迫突然以人为的超低价实行巨额减记,从而导致金融系统的不稳定。
  第七,我们必须从以规则为基础的监管体系转向以原则为基础的监管体系。一个由规章制度组成的体系在应对现代金融体系的快速性和复杂性上是彻底无能为力的。美国现有的证交会和银行监管机构都没有能力阻止当前这场危机的发生。
  如果我们将各式各样的金融机构放在一个单一监管单位的监管之下,那么这个监管单位必须有能力通过阐发一系列指导性的原则来进行监管,而不是靠发布日益复杂的、铺天盖地的规则。如果在这些原则辅之外再加上强有力的信息披露和监督,监管机构将会有足够的灵活度来应对瞬息万变的金融环境并给受监管的机构提供明晰的指导。
  在这场金融危机之前,美国的金融服务行业一直以其创造力和灵活性被全球所艳羡。我们绝对不能创造一个通过不断提高规则的复杂性来扼杀创新的新监管体系。《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用复杂的规章制度来替代明断,制造了一种对规章的盲目崇拜。这并未让美国企业变得更为稳定或有利可图,相反,它危害了我们的竞争力并且弱化了我们的金融市场。我们绝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最后,打造新的全球金融监管体系需要一个新的全球监管组织。我们生活在全球市场中,但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监管机构却基本上都是在各自为政。
  这个新的国际金融监管者组织应该有永久性职员并定期召开会议。通过它,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监管机构可以就发生在各自市场上的情况交换详细信息。这个组织的永久性职员将收集这些信息,对其进行分析并迅速公布出来,从而给投资者提供帮助,同时帮助监管机构防患于未然。
  那些对任何单一板块敞口过于集中或风险金融工具过度膨胀的市场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是最先出问题的,然而我们似乎无法及时发现它们并采取补救行动。监管机构如果能够获得世界市场和监管同行提供的信息,将能够做出更明智的决断。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无疑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来弄明白这场金融危机的源头。然而更重要的却是下一步的行动。找到罪魁祸首可能会让我们感觉好受一点,但为未来的市场填漏补缺却可以让我们更加安全。
上一篇:非常时刻 经济工作提前定调
下一篇:对话黄明:金融危机再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