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导航:重要通知“省长杯”工业设计大赛工作动态质量品牌工业标准化 技术创新促进会 食品协会包装协会《山东工业技术》技术中心 山东省技术创新奖
当前位置 : 主页>专家讲坛>

中国工业化之路仍须继续

来源: 作者: 时间:2009-03-06

“振兴经济”必由路径

  全球金融危机何去何从?中国能否在此次危机中不断发展壮大?中国工业在此次危机中能起到什么重要作用?
  2月6日,作为中央智囊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走入中南海,参加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的《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讨论会,就工业发展和金融危机等问题作了发言。本报记者也于两会之前采访了金碚,详细分析中国经济发展的工业化之路。

  《中国经营报》: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出台救市政策,对过去的经济模式进行了总结和反思,提出了新的产业增长点,你如何看待美国此次的金融危机和救助计划?
  金碚:美国此次金融危机问题并不仅仅在于金融,更深的本质在于实体经济层面。美国信心要恢复,必然要处理实体层面的问题。但是现在来看,美国实体经济的处理是比较难的。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全球进入石油时代,石油成为最重要的能源基础。在一次性能源消费中,第一次超过煤。70年代,出现了石油危机,造成了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美国经济衰退。
  当时经济学界讨论研究,石油和传统产业衰退后,全球经济向何处去?形成的主要观点是,世界将迈向高技术产业时代。高技术产业的标志是通讯信息产业和网络产业,这些产业不像传统产业那样高度依赖于大量的资源投入,因此,人们乐观地预期,全球经济增长可以进入“弱周期”时代,即可以避免严重的经济衰退和危机。当时,大量的资金进入这个领域,于是世界经济增长又一次进入乐观情绪主导的高涨时期,到了20世纪90年代后期,出现全球性的经济泡沫。但是,好景不长,2000年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崩盘。它意味着投资人对网络、生物等高技术产业失去投资信心。
  纳指崩盘后,由发达的通讯技术和网络技术所支持的金融交易和金融创新所导致的迅速膨胀的金融虚拟资产,必须寻找新的投资出路。
  2002年后,美国政府除了发动战争之外,采取了引导资金进入
房地产业的政策,并带动与房地产业有关的石油、钢铁、建筑业等传统产业的增长。同时,美联储十几次降低利率,不断注入流动性,支撑了房地产业,并使得金融虚拟资产更迅速地膨胀。随后几年,房地产业等带动美国经济持续几年的较高增长。又一次产生严重的经济泡沫现象,通货膨胀开始抬头,迫使美联储不得不转而实行减少流动性的紧缩性政策,连续十六次提高利率。
  到了2007年,紧缩政策导致流动性不足,房地产价格失去支撑,泡沫破灭,终于从房地产次贷开始迅速蔓延,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政府开始是期望救助金融机构,后来发现,仅仅救金融机构难以奏效,于是又不得不救实体经济,现在开始对房地产业进行救助。因为,房地产是整个金融大厦的重要基础之一,所以,尽管救房地产并不具有经济伦理上的充分合理性(就像挽救陷入危机的金融机构一样),但迫于现实,美国政府也不得不救。其原因是:当前正在经历的以美国次贷危机所诱发的世界性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实际上是金融投资人对以房地产及其相关产业为代表的传统产业的前景和投资价值再次失去信心。因此,以此为基础的金融投资及其衍生产品的投资价值骤然缩水。
  所以,人们极为迷惑:不是早就宣称进入高技术为主导的“新经济时代”了吗?那么,高技术产业为什么会让社会失去信心,导致创业股(“新经济”股)崩盘,而且,至今起色并不显著?为什么在今天这个所谓“新经济时代”,传统产业(例如房地产业)对经济增长仍然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而高技术产业却没有表现出中流砥柱的力量?这表明,当代的美国经济仍然处于传统产业与高技术产业均具有决定性地位的阶段。

  《中国经营报》:中国政府推出了4万亿投资计划,同时推出十大产业振兴政策,是否表明中国工业的作用日益重要,推动中国经济走出全球金融危机。
  金碚:在前一段时间,不少人认为中国工业的发展破坏环境,消耗资源,不能再发展了。现在看来,金融危机是一剂清醒剂。它使我们意识到,经过30年建设,虽然中国工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成就,但是目前所处的阶段仍然是工业化阶段,我们还没有到不再需要发展工业、特别是不发展重化工业的时候。
  在现阶段,中国所有重大的问题解决,都必须依靠继续推进工业化。举个例子,中国的粮食要靠化肥、水利和农药、环境保护,如果没有工业,根本解决不了13亿人的吃饭问题。更不要说是城市建设、农村发展、基础设施、国土整治、资源开发等。尤其是,不发展工业,就难以解决差不多占世界1/4的中国劳动人口的就业问题。在现阶段,中国只有落后的产品和落后的工艺,而没有所谓的“夕阳产业”。中国的产业需要全方位地发展。
  当前,在消费平稳增长的情况下,必须能通过扩大投资来弥补出口需求的减少,只有通过基础设施和工业投资来保增长。所以,中国必须进一步推进工业化。最近政府推出了10大产业振兴规划,明确表示了我们十大产业都要发展。中国产业发展的空间可能比美国更大些。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产业还远没有饱和,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建设、农村建设,都还有很广阔的空间,还处于发展的过程,特别是产业深度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比较乐观,中国的产业发展空间比美国要大很多。

  《中国经营报》:但是过去几年,工业特别是重化工业的发展付出了资源和环境的代价,如何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
  金碚:这要从两方面来看。中国的工业对于环境保护和节能减排确实有负面的作用,但是同时也要看到,工业的发展对环境保护和节能减排也有很重要的、根本性的积极作用,能源效率的提高要靠工业,资源利用效率的提高也要靠工业,环境
质量的提高也要靠发达的工业。
   从动态来看,随着工业的发展,中国工业清洁度(即环保水平)在不断提高,能源效率提高也很快。从根本上说,资源和环境问题的解决必须依赖于发达的工业,如果不发展工业,则中国的资源和环境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出路。
  金融危机以后给我们一个短暂的机会,资源供不应求的状况大大缓解,甚至出现明显的供过于求现象,资源价格在低位,环境的压力也相对减弱。利用这个机会,可以让我们的工业更清洁,更加环保。但是,也必须警惕,不能因为资源环境压力的减轻而降低了节能和环保的努力。所以,在应对金融危机中,我们要更加主动地考虑保护环境和节约资源的问题。

  《中国经营报》:全球金融危机会给中国带来什么机遇?
  金碚:2009年有可能成为中国强国之路和迈向小康社会征途上的又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的崛起之年。自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过3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1978年是改革开放元年;1992年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元年;2001年是中国经济全球化元年。而2009年,国际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中国从此将成为公认的处理重大国际事务和制定重要国际规则中不可或缺的最重要国家之一。
  首先,中国相对国际地位和话语权显著提升。中国占世界经济的份额(以GDP或者国际贸易总额计算)将显著提高。
  其次,中国从自由贸易的被动接受国,成为积极捍卫国。过去举着“自由贸易”大旗并动辄指责中国违反自由贸易原则的国家,将不得不承认中国以极大的努力执行和维护了自由贸易原则。如果没有中国的力量,危机中抬头的保护主义行为将使自由贸易原则被破坏得面目全非。
  第三,中国基础设施实力将大大增强。在应对危机中,中国超常规地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将成为基础设施最雄厚、投资和发展条件最优越的国家之一。可以预期,世界资本、技术和人才将更大规模地流向中国。
  第四,中国产业和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将显著增强。经历国际金融危机,各产业将受到一次严格“精洗”。“精洗”后的中国产业将具有更大的国际竞争力,具有世界影响的中国企业数量将大量增加。
  最后,中国模式的稳定性和抗危机性将得到世界公认,西方国家不得不在心理上逐渐接受中国强大的事实。在“中国游戏”中,越来越多的人将改变对中国的看法。世界舆论中的中国形象将发生很大变化。美国约翰·米勒·怀特和戴敏的著作《中美关系新战略——跨越零和博弈的中美双赢之路》在美国亚马逊网络书店的热销,就表明了美国主流意识对中国地位的态度正在发生根本性改变。
  总之,在这次危机中,尽管我们会遇到巨大的困难,但是,从长期看,中国的发展将在危机中再上一个台阶,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将有一个明显的提高。

上一篇:钱颖一:调控、干预及监管
下一篇:王渝生:民生之本 业有所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