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导航:重要通知“省长杯”工业设计大赛工作动态质量品牌工业标准化 技术创新促进会 食品协会包装协会《山东工业技术》技术中心 山东省技术创新奖
当前位置 : 主页>工业之窗>

铁矿石季度定价逼宫 钢企价格战触发点

来源: 作者: 时间:2010-06-08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向东 万晓晓 “铁矿石贸易就像一根吸管,它插进中国经济的体内,汇丰、摩根和花旗这样的金融机构通过它,将中国整个钢铁行业和下游12个相关行业的利润源源不断地抽走。”在前不久工信部的一个座谈会上,原中国冶金部钢铁司司长刘勇昌,对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说了这番话。
这也是目前业界对三大矿山公司和中国钢铁行业关系的最新描述。
刘勇昌经过调查发现,上述三家金融投行均是力拓和必和必拓的前三大股东。类似的看法也曾经由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表达过,但眼下中钢协已经无奈退隐。在铁矿石价格战中,三大矿山公司的气势更加逼人。
现在,淡水河谷已经开始中国“逼宫”。该公司上周在上海告诉本报,已与全球所有铁矿石客户达成永久性或临时性协议,包括所有合约销量,按其说法,第三季度铁矿石价格将上涨30%-35%。
而面对艰难时刻,国内钢厂争执再起。一些原本欢迎“季度定价”的钢厂开始反水,一些钢厂则在市场逼出的内斗中降价求生,还有一些原本做钢厂的老板甚至改行做铁矿石贸易。
一个季度即将过去,眼下国内钢价下行,铁矿石价格继续上涨。旧“长协时代”还未远去,新定价体制下的躁动已经开始。
微利背后的推手
6月1日,在力拓和必和必拓都为季度定价噤声之时,淡水河谷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杰·安乃利却在上海宣布,铁矿石定价方式已经从现有合约价格体系,过渡到指数定价体系。
这是淡水河谷自己的一套定价体系,他们有一套自己的计算公式,根据新季度开始前一个月时的价格指数的三个月平均值,来制定季度价格。而这是自“长协机制”破裂之后,三大矿山公司采取的共同措施。
相对于以前的年度价格,这个价格的透明度要高出不少。辽宁一家大型国有钢铁企业的副总经理说,目前国内只要与三大矿山公司协议的钢厂都知道这个公式的计算方法,并根据这个方法推算出下季度铁矿石的价格,准确度八九不离十。
只是海运费的涨跌尚难估计,这位副总经理的经验是,海运费一般随着矿石的价格的涨跌而上下波动,只不过,两者会有10天左右的时间差。
对于下一季度再上涨30%-35%的要求,罗杰·安乃利说,这个价格不是淡水河谷要的,而是市场要的。淡水河谷铁矿石贸易部执行董事马定思补充说,对于这个价格,淡水河谷并不感到内疚,应该是市场感到内疚。
上季度达成的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是110美元,再上涨30%-35%将达到145美元左右。按照惯例,随着三大矿山公司报价的出台,现货矿的价格也将水涨船高。
无论淡水河谷多么“真诚地”为中国祈祷,但对于价格已经开始下行的中国钢市来说,这肯定不是钢厂所祈祷的。
河北德龙钢铁集团董事长丁立国说,即便新季度的铁矿石价格完全不变,6月份中国钢铁全行业都将亏损。而如果价格再次上涨,钢铁企业将无法生存。
原冶金部钢铁司司长刘勇昌说,在季度定价机制下,中国钢铁行业的利润如果高了,那三大矿山公司的提价幅度就高一点;如果利润低了,那涨价幅度就低一点。它们始终会给你一定的微利,但是不会让你死去。
2009年,淡水河谷销往中国的铁矿石,占其总销量的56.8%,达到了历史新高,为1.40亿吨。这帮助淡水河谷挣来了53.94亿美元的净利润。而整个2009年三大矿山公司的总利润超过了120亿美元,相当于整个中国钢铁行业利润的两倍。
降价,还是减产?
上季度上调90%,下季度再涨30%,铁矿石价格的飙升让国内大小钢厂都坐不住了。
6月3日,河北德龙钢铁集团的老总丁立国找到了河北钢铁集团的老总刘如军。
“眼下铁矿石价格上涨,国内钢市下行,你们怎么能够带头降价呢?”丁立国问刘如军。他的意思是,国内钢厂应该带头减产,而不是带头降价,这将冲击整个行业。
双方对话的缘由是:10天前河北钢铁公布6月份订货价格中,相关产品每吨下调200元~300元。此外,该公司5月份的结算价也全面下调,降幅250元~350元/吨。而在两人对话当天,宝钢公布了大幅度下调7月份各品种钢材价格的政策。
刘如军并没有明确回复丁立国的质问。不过,前述辽宁某国有钢铁企业的副总经理这样对记者解释:无论是民营还是国有企业,都需要在市场中生存。现在的情况是,谁降价降得快,谁的日子就好过;谁降得慢谁死得快。降价可以好出货,这样企业就有现金流,就可以去买铁矿石和焦煤了。
河北钢铁和宝钢2009年位居全球钢铁企业粗钢产量第二和第三,其降价引发国内钢厂开始纷纷效仿,下调钢价令行业整体跌势显现。至6月3日,国内主要钢厂的螺纹钢、线材出厂价跌至3900元,而成本则在4200元左右。
价格战一触即发。丁立国讨厌这样的局面,他认为钢厂应该通过减产来保住需求和市场,而不是在面对三大矿山公司继续提价毫无还手之力时,打价格战搞内乱。尤其是大钢厂,不能带头搞内战。
有一些企业和丁立国站到了一起,首钢、刑钢、荣程钢铁等国内几家主要做品种钢的钢厂约定,可以减产但不能降价,以保品种钢的市场稳定。但大多数的钢铁企业和贸易商不这么想,近两周来,国内钢价已经开始在几家大钢厂的带领下,纷纷下挫。
辽宁某国有钢铁企业的副总经理说,国有钢厂和民营钢厂不一样,民营钢厂可以减产,“但我们不行,我们是政府的,我们有十几万的职工要养活,同时也承担着拉动地方投资,保GDP和税收的任务,现在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国有企业,政府都不会允许减产,谁也不敢减产”。
长协制取消之后
都是季度定价惹的祸。
两个月前,在中钢协为了维护长协矿而与三大公司僵持的时候,上述辽宁国有钢厂的副总经理是 “长协机制”的维护者。丁立国则不同,他可以接受季度定价。
尽管丁也是三大矿公司的固定客户,拥有铁矿石进口资质,但他觉得,相对于年度定价的长协,季度定价可能在应对市场方面更为灵活,对市场的反应至少比长年不变要好。
然而眼下,丁立国突然发现,“后长协”时期的定价方式给企业带来的影响可能更加糟糕。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德龙钢铁集团进口的矿石竟出现了四种不同的定价方式,丁立国将它们分为:季度定价矿、临时指导矿、中间贸易矿,还有指数定价矿。
“关键的问题在于,无论定价形式怎么变,我们都没有话语权。”丁立国表示,态度强硬的还不只三大公司,经过一个季度的试验,国内矿山公司也开始有了底气。丁立国被一些国内铁矿公司告知,低于1000元的价格,绝对不会发货;每吨矿石至少要留给矿山500元的利润,“他们这是和外国人一起欺负我们”。
丁立国已经无法预期后市的变化,他只知道成本带来的压力会更大。除了矿石,还有焦煤因素,这两个主要原材料成本占到了炼钢成本的90%左右,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焦煤进口也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原冶金部钢铁司司长刘勇昌担心,焦煤会成为下一根插入中国钢铁行业体内的吸管。
季度定价甚至改变了一些钢铁老板的工作。张泽林原本是唐山宏忠钢铁公司的总经理,这是一家年销售收入超过40亿的民营钢铁企业。前不久,张泽林离开了这家钢厂。他目前在天津的一家新公司里,专心做铁矿石贸易。与经营钢厂相比,这是一份挣钱轻松不少的工作。
经此一役,一些钢铁行业的人终于醒悟,想在这个行业赚钱,还是去做铁矿石生意吧。 
 

上一篇:LED照明:产业路上
下一篇:两拓通知国内钢厂三季度矿石涨价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