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导航:重要通知“省长杯”工业设计大赛工作动态质量品牌工业标准化 技术创新促进会 食品协会包装协会《山东工业技术》技术中心 山东省技术创新奖
当前位置 : 主页>科技成果>

如何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三个转变促转化

来源: 作者: 时间:2011-11-28

  坐落在浙江嘉兴科技城内的浙江中科院应用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研究院”,其前身是中科院嘉兴应用技术研究与转化中心),堪称科技成果转化的一面旗帜:自2004年11月成立以来,成果转化效益连年跃升,2010年达到116亿元,在中科院的26个转化中心中位列第一;除了连续多年被中科院授予唯一的“院地合作一等奖”外,还跻身科技部首批“国家技术转移示范机构”和“国家科技计划(火炬计划)先进服务机构”。

  “把国家队的技术成果转化为地方民营企业的现实生产力,的确不容易。”研究院院长陈秋荣研究员对记者坦陈,“我们之所以做得比较好,主要是因为针对产学研合作过程中存在的主要矛盾,用三个转变促转化。”

  从“做什么吆喝什么”到“企业需要什么研发什么”,把“两张皮”变成“一张皮”

  转变项目来源

  中科院声学所嘉兴工程中心主任冯海泓,至今仍忘不了6年前到浙江新嘉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对接时的尴尬:“我们当时怀着很大的期望,带着中科院声学所的好几个一流成果到企业去谈,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感兴趣。”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遭受的冷遇是很正常的。”冯海泓笑着说,虽然我们在实验室搞出来的技术成果属于国内一流,但却与企业的实际需求不对口,水平再高也没用。

  通过深入考察,冯海泓找到了产学研合作的结合点。该企业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检测喇叭等电声产品有无异音、杂音,全靠厂里的几十名听音员用自己的耳朵试听。“一位听音员每天要用自己的耳朵试听七八千个喇叭,不仅影响听力,也影响检测的最终结果——能不能用自动化的检测设备,取代人耳试听?”

  听了冯海泓的建议,企业老板马上眼睛一亮,很快合作启动了异音检测系统研发课题。目前,该产品已经成为该企业的拳头产品,不仅满足了企业自身需求,每年还对外销售两三百台。

  “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不高,首先是因为研究所的大多数课题是从文献资料中来的,与市场的实际需求严重脱节。”陈秋荣说,为改变这一现状,研究院把原来的“我做什么吆喝什么”变为“企业需要什么我研发什么”,实行“面向市场+收集难题+企业定制+开发研制+推广转化”的项目运行机制,把中科院有关研究所的技术优势与企业的实际需求高效对接,为企业“量身定做”新产品。

  据统计,研究院60%以上的研发项目来自于企业,从源头上解决了院所研发与企业需求“两张皮”的问题,成果转化率大为提高。近3年来年均转化项目超过100个,服务当地企业近500家,申请发明专利211项。2010年,研究院仅在光伏、通讯电子、磁性材料等三个新兴产业就转化项目55个,分别带动新增产值46.58亿元、25.81亿元、21.51亿元。

  转变合作方式,与企业结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共同体

  从技术入股到现金入股

  技术上的巨大鸿沟,使得企业老板对科研人员推出项目是不是真正有产业化能力产生普遍疑虑。研究院综合部部长尤建宏说,许多企业老板甚至把科研人员精心准备的PPT,戏称为“骗骗他”。

  2005年,中科院兰化所王宏刚博士与当地的浙江中达轴承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国强洽谈时,就遭遇这样的信任危机。他提出,愿用研究所掌握的先进技术,与企业共建实验室,开发固体润滑剂,届时将让企业如虎添翼……

  张国强听后说:这样吧,咱们一起投钱,我投大头,你投少点没关系,至少证明你不是忽悠我的。

  为解除企业的疑虑,兰化所投了10多万,与对方共建润滑材料与滑动轴承联合实验室,先后开发出20多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固体润滑剂。凭借这些“秘密武器”,中达轴承很快告别贴牌生产,产品不仅用到了杭州湾跨海大桥等国家重大工程项目,而且出口到欧盟,年产值由原来的3000万元跃升到2010年的2亿多元。

  “现金入股,可以使彼此的信任最大化。” 中科院嘉兴应用化学工程中心常东亮博士深有感触地说。“毕竟技术的价值不好确定,何况技术转化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如果双方出的都是真金白银,赢了大家赚、输了大家担,都会尽心竭力把事情做好。”

  据尤建宏介绍,在科研成果转化中,研究院全面推行项目核心团队现金入股制,与企业结成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利益共同体。据统计,嘉兴中心孵化创办的18家公司中,科研团队累计现金入股达3922万元。“与技术入股相比,此举更能激发科研人员的内生动力,提高民营企业的投资信心,使科技成果转化得更快、更好。”

  延伸创新链条、提高成果成熟度,使企业可以轻松复制

  从实验室样品到生产线产品

  嘉兴中科亚美合金技术有限公司是陈秋荣等6位科研人员于2005年底与当地企业合作创办的公司。采访中他没有带记者去看漂亮的实验室,而是参观看上去有些杂乱的中试线:镁合金熔铸中试线、型材中试线、表面技术中试线……

  “原来在研究所做项目,最多做到实验室样品,距离成熟的产品还有很大距离。”陈秋荣说,“就是这一段距离,让许多企业望而却步,成为产学研合作的另一大瓶颈。”

  为此,他的研究团队在镁合金技术转化的过程中,率先建立了 “实验室—中试孵化—工程化推广—生产基地”的创新链,拿出比较成熟的产品,大大提高了合作企业和社会投资的积极性。短短几年间,公司3次成功融资,年销售额从不足100万元发展3000多万元,产销两旺。眼下,法国高铁、高端电脑和手机都穿上了该公司提供的镁合金“外衣”,国内多家企业抛来合作的“绣球”。“目前公司已进入快速发展期,估计今年产值翻番不成问题。”

  嘉兴绿色化学工程中心主任倪平博士,来嘉兴前有过在多家大公司负责研发的经历,对技术工程化的重要性认识更深。“实验室样品往往是只求成功、不讲成本,更不会考虑外观、实用等客户的感受。虽然中试的投入是前期研发的十多倍,而且风险很大,但如果缺了这道工序,企业往往不会跟你合作。”

  为此,在研究院落户的14家研究所建起了22个中试基地,把各自的实验室样品转化为企业可以轻松复制的生产线产品。2010年,中科院的46项技术在研究院完成中试放大,实现了从样品走向产品的关键突破。MCZ太阳能硅片、True Sound检测仪、分子筛分离膜、低能耗音频功放芯片等一批成果,均走完了中试放大、装备开发、工艺路线设计及稳定、产品工业化设计、生产自动化、产品质量稳定等环节,陆续转到当地的企业形成批量生产,有效地提高了技术成果的产业化成功率。

  中科院嘉兴应用技术研究与转化中心的成功探索,得到嘉兴市和浙江省的充分肯定。今年2月,经省政府批准,由浙江省、中科院和嘉兴市在原有机构基础上共建研究院,计划3年内投入资金3.5亿元,使之成为浙江省支持中小企业自主创新、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创新载体。“再过三五年,嘉兴中心会给你更多惊喜。”陈秋荣院长说。

上一篇:电化学催化氧化+生物炭技术用于造纸中段水的深度处理
下一篇:成果转化中间断档谁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