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导航:重要通知“省长杯”工业设计大赛工作动态质量品牌工业标准化 技术创新促进会 食品协会包装协会《山东工业技术》技术中心 山东省技术创新奖
当前位置 : 主页>商界精英>

明星蒋友柏:创业的贵族

来源: 作者: 时间:2012-10-17

靠近蒋友柏,会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力量。深邃的五官泄露了他的俄罗斯血统,如邻家男孩般的亲切笑容又软化了他棱角分明的个性。只是随性站在一处,双手酷酷地插在牛仔裤口袋,蒋友柏也有一种气场。

  面对面时,如果你有一种动物的本能,还有一种“过人”的眼力,通常能够一眼看出蒋友柏可能有的贵族血统。

  蒋介石是他的曾祖父,蒋经国是他的爷爷。

  骨子里的中国元素

  蒋友柏不喜欢别人称他蒋先生,而更希望外人称呼友柏。

  9月6日,蒋友柏现身上海。这一次来中国大陆,蒋友柏代表其公司橙果设计为他的合作品牌宝岛眼镜“站台撑场”。只要一出现,他永远都是视线焦点。只是以一件简单外套和白色背心牛仔裤的简单亮相,但是媒体的镁光灯仍然追着闪个不停。

  他很能拉拢人气。虽然是与宝岛有着设计方面的合作,但蒋友柏仍卖力地为客户的产品宣传。“能够把我从台湾拉到这里来的人选不多啦!我之后会不会有奶粉钱,在经济景气不好的时候可不可以存活,就要看各位支不支持啦!” 为此,他还首度为其操刀的设计品牌代言入镜——这也是他的MV处女秀。蒋友柏在MV中化身中国象棋的绅士人物,展露不一样的面貌。

  蒋友柏以商人自居,他的精明也无时不刻体现着。2005年,他参加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特意戴着为客户设计的情侣围巾。在被主持人小S“调侃”的同时,他也为客户带来了大把盈利。而这就是蒋友柏推崇作为一家设计公司的宗旨——为客户带来利润。

  企业客户对橙果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出身。目前,蒋友柏的客户很大一部分在大陆,有些人找到橙果合作,就是为了亲眼见到这位蒋介石的曾孙。

  “刚开始和友柏合作,是因为他的光环啊。但是合作下来,才知道友柏和橙果是真的有料啦!”宝岛眼镜董事长王智民并不掩饰他对蒋友柏的欣赏,“友柏在融合东西方文化和美学方面,有自己的一套。他们设计的产品,都有着浓厚的东方味道。”

为什么这么坚持中国的元素?“因为这就是本质啊!”蒋友柏爽朗地一笑,答道。

  早在年少时,父亲蒋孝勇就规定友柏读四书五经、金庸小说。自然而然,蒋友柏就会去向往那时候的伦理道德和情节故事。后来他创立自己的设计公司,便慢慢发现,东方的故事真的挖不完。

  林黛玉、孔子、李白,这些极具中国元素的概念被蒋友柏运用到眼镜的设计理念中。“只有进入这些文化里面很久的人才懂。”蒋友柏说道。橙果设计的每一个产品都要有一个故事。为了展示自己的理念,他找来了自己的好友——作家刘墉的儿子刘轩,花了大量精力制作一个MV。

  “用西方人的游戏规则,在西方竞技场上,和别人竞争。而我们要走的路,将是一条非常陡峭的上坡路。”正如蒋友柏的个性,他愿意享受毁灭后的重生。

  他一直在质疑,时尚的东西为何由西方来主导?“如何把文化、历史、美学,融合在一起商业化,而且是消费者喜欢的产品。”这是他带来的命题。

  这一次,他要让眼镜设计走不一样的路。“这么多年来,眼镜这个行业一直都是由西方国家来设计、诠释和发表。从东方的角度来看,我们也有自己的美学;从设计的角度来讲,我们设计的东西会更贴近中国人。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和文化,我们以这里面的故事,来诠释眼镜和美学是怎么结合。”

  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他并不多谈社稷,只谈设计。“设计是唯一一个永远和我的家族搭不上关系的吧。”简单的一句话,表现出他远离政治的决心。

  而当被问及对于大陆和台湾是怎样的感情时,他简单回答:“其实都一样啦!只是我出生在台北嘛。”

  创业的贵族

  蒋友柏说话时,出现频率最多的话是:“其实还好啦!”他在与记者和公众交流时,流露出的特质都是有礼貌、大方和爽朗,这不同于蒋氏家族历史严肃的氛围。

  聪明、冷静,却又狂妄不羁,这是很多合作伙伴对他的评价。当翻看近些年来蒋友柏见诸报端的报道会发现,可以用来形容一个成功男性的所有形容词都被使用过:帅气、成功、沉稳、顾家。

 蒋友柏吸引大众的正是这种贵族气质,有粉丝称他是“台湾的威廉王子”。然而,去掉这些光环,又是一个怎样的蒋友柏呢?

  “我是一个很极端的人,有郁躁症的神经病。”以半开玩笑的语气描述自己的个性,蒋友柏的确很另类。举手投足,他仿佛是一个明星,他自己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品牌。

  蒋友柏的品牌由他的经历所锻就。过了王子般的童年后,一切都在他12岁那年出现了转折。1989年3月,蒋孝勇决定举家移民加拿大,出去时秘书、厨子都没有带在身边。这似乎表明,蒋家开始与中国近代史画一个句号。随后,高中毕业的蒋友柏到纽约大学继续金融专业深造。

  18岁那年,在父亲朋友的帮助下,蒋友柏从事期货交易,赚到了百万美元的人生第一桶金。在美国上学的日子,他无节制地大肆挥霍,对红酒很有研究,吃遍了曼哈顿米其林餐厅,随随便便吃个法国菜就要两三万台币。这段人生被他比喻为“没有心跳的风花雪月”。这种看似体面的生活,常常让他逃避一切。

  之后的几年,他经历了休学、回台陪伴父亲对抗病魔、丧父。

  再次到了纽约,蒋友柏没有继续学业。苦闷的他经常在酒醉中醒来,想一想家里的事,又睡着了。半夜再醒来,便沉溺于给他温暖灯光的酒吧。他在迷茫中寻找自我。

  1998年,蒋友柏选择回到台湾——那个爷爷、父亲不在之后的台湾。在这里,他开始了一个月生活费两万台币的节俭生活,全然抵制物欲。在台北流行商圈西门町,他开创了自己的设计公司“橙果”,也遇到了当时的影星女友,即现任的太太。

  由奢入简的生活转折,事业的起落,爱情的百转千回,这些经历都使得他身上的贵族气质更加真实。

  “那个时候,蓝营和绿营都扁我扁得很凶啊,那我的客户从哪里来?”因为姓蒋,说话做事,蒋友柏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用放大器来观察。“一个普通的公司明天倒了,没有人去报道它;要是哪天橙果倒了,新闻会炒一个星期。”

  平时,蒋友柏都是每天早上8点半第一个来办公室开门的人。

上一篇:Foursquare CEO克罗利:坚持独立发展
下一篇:马云:让信用等于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