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导航:重要通知“省长杯”工业设计大赛工作动态质量品牌工业标准化 技术创新促进会 食品协会包装协会《山东工业技术》技术中心 山东省技术创新奖
当前位置 : 主页>创新理念与体现>

用正确的“思维方法”去创新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6-14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谈用正确的“思维方法”去创新

  • [人民科技]:2月28日10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做客人民网,以用正确的“思维方法”去创新为题进行访谈,敬请关注![17:44]
  • [人民科技]:火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是炎黄子孙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在现代社会,火炸药在军事和民用领域均有广泛应用。它能在隔绝大气条件下进行化学反应,完成燃烧或爆炸,并在瞬间输出巨大功率。军用火炸药是火力打击武器(火炮、火箭、导弹、航弹、鱼雷等)的能源,主要用来执行武器的发射、推进和毁伤的功能。这类武器结构简单,使用机动,毁伤高效。民用火炸药用于航天、矿业、勘探、建筑、石油、冶金等领域,作为科学探索、技术研究和工程实践的重要手段,利用力、热、光、烟、声等效应,在国民经济各个领域的应用不断拓展。火炸药是国家的重要战略物资,火炸药科学与技术是国防科技的重要构成。[09:25]
  • [主持人]:各位网友好,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我国著名的火炸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先生进行访谈。王院士,欢迎您![09:57]
  • [王泽山]:谢谢![09:58]
  • [主持人]:您曾多次攻克军工难题,也是三项国家科技一等奖获得者,您现在做哪些方面的研究?下一个目标是什么?[09:58]
  • [王泽山]:在前期的研究中,我们的团队发展了火炸药能量释放控制、实现弹道最大压力低、示压效率高的理论等。我们将形成系统的理论,进一步指导后续的研究。同时继续在发射药与装药技术创新和成果转化方面继续突破,推进该技术的成果转化。首先是推广于武器装备;同时推广于生产企业,生产高品质的火炸药;改进工艺,提高加工过程的本质安全性,降低劳动强度、能耗、污染、成本等问题。[09:59]
  • [王泽山]:我认为,下一个阶段,我们需要巩固、发展产学研联合,扩大研究群体,通过协同创新研究,引领新一代高能、低感火炸药理论与技术的发展与进步,为推动我国武器的更新换代做出新的贡献。[09:59]
  • [主持人]:我国火炸药处于世界什么水平?面临哪些挑战?[10:00]
  • [王泽山]:黑火药是现代火炸药的始祖,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火药步入军事应用,实现了武器从冷兵器到热兵器的跨越,火炸药技术的不断进步带动了世界性的武器和军事变革。推进了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10:03]
  • [王泽山]:之后,西方国家发明了无烟药、黄色炸药(梯恩梯)。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我国的火炸药发展都处于滞后状态。新中国成立,建立了我国的火炸药工业体系。[10:04]
  • [王泽山]:至20世纪80年代,我国火炸药进入快速发展时期。近十年来,以高能、低感和绿色制造为主要方向的发展趋势日趋明朗。提高能量、钝感、绿色、安全等研究,由跟踪、仿制,进入创新发展阶段。[10:04]
  • [王泽山]:综合我国火炸药的应用、生产规模、满足国家安全需求能力和火炸药研究的创新与突破,我国火炸药的总体水平已经进入世界强国的行列。我国火炸药领域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了贡献。[10:04]
  • [王泽山]:但与超级大国相比,仍然存在一些差距,面临着重大挑战。超级大国占据火炸药创新发展、应对战争规模和能力的制高点 。我们在原创意识、能力、基础条件和研究力量上存在差距;[10:04]
  • [主持人]:您在长达六十多年的科研生涯中,带领团队攻克了一个个科学难题,是什么让您坚持下来的? 有没有让您印象特别深的人和事?[10:10]
  • [王泽山]:我并不是刻意想要什么、追求什么。[10:26]
  • [王泽山]:1954年我进入哈军工火炸药专业学习起,就立志从事火炸药工作。毕业后就业在火炸药工作岗位。从开始进行火炸药研究,我就一心一意地做好工作。我的坚持来源于事业心、责任心和对完美的追求,我希望做出的事情是超越的、领先的。接受的任务必须完成,否则和从事科学工作的人不相称。[10:26]
  • [王泽山]:哈军工原二系主管科研的副主任祝榆生,是一位有头脑、能力强的科研领导。战争年代,他为研究迫击炮的射程,事故使他失去一个臂膀,造成终身残疾。文化大革命又遭受批斗。但矢志不移的精神,让他一直坚持工作在我国的兵工战线上。作为国家重大科研项目——三代主战坦克的总师,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10:26]
  • [王泽山]:工程院院士董海山,也是位火炸药学家,对我国“两弹一星”有重大贡献。文化大革命期间,被造反派批斗,还要被处死,坑都挖好了。就是这样的学者,恢复工作后,专心致志继续工作在火炸药领域。[10:26]
  • [王泽山]:他们的敬业精神,都是我的榜样。[10:36]
  • [主持人]:您平时为人低调,今年一月,您曾发表长文《创新需要正确的思维方法》,你为什么这么重视思维方法对创新的作用,有哪些思维方法您觉得特别值得分享?[10:36]
  • [王泽山]:在那篇文章中,谈到我对科研方法一些体会:“恰当估价自己、追求本质、发散思考、多问为什么、追问怎么做”。说明“思维方法”在创新中的重要性。尽管创新目标不同,但那些思维方法是可以借鉴的。完成创新,我还认为:[10:37]
  • [王泽山]:创新的意识在头脑里必须根深蒂固,要贯彻研究过程的始终。思维是艰苦劳动,要有执箸的精神。不能游摆和轻浮。[10:37]
  • [王泽山]:目标是超越,要追求超越,运用“为什么与怎么做”的思考方法,有助于获得创新的结果。往往在“它还存在什么问题?”, “怎么做才能比它更好?”的思考中,形成创新。[10:37]
  • [王泽山]:以往受学科的界限,有的研究空间被忽视了,所以要注意学科交叉融合。[10:37]
  • [王泽山]:现有的许多规律、规范,是以往的科学认知下形成的。对固有的规范、要应用和依靠,但也不排除跨越。黑铝炸药用金属铝提高能量,铝含量增加,能量也随着增加,但超过5%,因氧化剂含量减少能量又逐步降低了。研究者长期都遵守这一规律,没人突破。温压炸药原理的出现,使得铝粉含量增加至15-20%以上,炸药的能量大幅提高。这个例子充分表明,理论的创新很可能突破现有规律,有更新的发现。[10:38]
  • [主持人]:据了解,您先后培养90余名博士研究生,这些学生成为火炸药科学、技术、生产等领域的领军人物、学术带头人,培养学生,您注意培养哪些方面的素质和能力?[10:39]
  • [王泽山]:提到培养的研究生,我有很深的感情。我的研究生都已成才。在我国兵器界,到处能见到自己的学生,并且共事,我很荣幸和自豪。[10:39]
  • [王泽山]:他们成才,有各方面的原因,包括他们的基础、学校和相关的工厂、研究机构的培养。但关键是他们自己,“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10:39]
  • [王泽山]:博士研究生论文的评语中有基础理论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判断。我认为是重要的。[10:39]
  • [王泽山]:过去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表明理论基础及其重要性,必须掌握。[10:39]
  • [王泽山]:但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那可能是书呆子。所以我们在给学生安排理论课的同时,也注重能力的培养。让他们在实际科研课题中承担任务,参加实际试验,这样他们要解决的问题就非常明确。我的学生中,因为在学习期间所作的贡献,获得国家级奖的有10多名,获得部级奖的有数十名。很多人都有发明专利。[10:39]
  • [王泽山]:我们团队通过一起研究问题,讲论点,评论有关试验。用分析问题的思维方法、哲理性和行动影响、引导学生。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做科学解决实际问题的学生榜样。[10:40]
  • [王泽山]:我们团队还重视学生的责任感、进取心和诚信、包容的胸怀。我们培养的学生是从事科学的人,不是为私利而搞关系的人。这对任领导职务或在科研团队从事科学研究都很重要。[10:40]
  • [主持人]:国家大力倡导科技成果转化,您在火炸药领域取得的研究成果也曾广泛应用的民用,取得了非常好的社会效益。您在成果转化时遇到哪些问题?[10:40]
  • [王泽山]:我们团队的成果转化,主要是退役火炸药资源化利用的产品和技术。包括民用炸药、特种爆破剂、驱动药剂、化工原料等军民用产品,还有安全加工和爆破加工药剂等技术。有关的发明和成果转化,引领了退役火炸药资源化利用的发展,对摆脱我国火炸药和弹药储备困境、火炸药储备良性循环提供了条件。[10:41]
  • [王泽山]:成果转化的工作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直至现在。工作一直进行,从未间断。[10:41]
  • [王泽山]:早年的成果转化中,我主要遇到过的问题有:知识产权问题,专利技术容易被他方应用;其次是合同执行中经费不到位;第三是技术成熟度掌握不准确,不同受让方条件和要求不同,容易造成项目中断;[10:41]
  • [王泽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关法规逐步形成,工作越来越好做。[10:41]
  • [王泽山]:转化中,现在的问题是涉及军-民转化;危险品转化中的一些规章、制度,有的需要制订和完善。团队主要从事课题研究,缺少成果转化的机制和人才,这对于以学校为核心的研究团队,有必要扩大研究群体,增加成果转化力度。[10:41]
  • [主持人]:您现在还经常每年有一半时间在试验场等户外工作,是什么让您坚持这么做的?[10:41]
  • [王泽山]:一方面,因为我研究的火炸药技术,内容涉及燃烧和爆炸,有安全隐患,所以规模较大的试验要在相对边远的野外试验场中进行。[10:42]
  • [王泽山]:同时,我们研究中的多数试验是探索性的,试验的规模较大。试验中,要依据现场数据决定指导后续的试验,探索有不确定性。这时,现场决定试验走向至关重要。稍有疏忽,很可能耗费了时间,也花费了大量弹药,却得到模糊的结果。[10:42]
  • [王泽山]:团队还将试验做为教学的一个环节。试验现场有武器和产、学、研的专家。试验需要运用现场数据、多学科理论知识,集思广益,做出思路清晰、科学的决策。参加现场试验,成为培养、锻炼老师和研究生群体好机会。也是我继续学习、深入研究的好机会。[10:42]
  • [王泽山]:我是项目负责人、是研究生导师,必须掌握试验的全过程,以获得过程简捷、成功的结果。[10:42]
  • [王泽山]:因此,在试验场的时间较长,是工作性质决定的,也是我作为学科带头人的必然担当。[10:42]
  • [主持人]:八十多岁了,您身体和精神比很多年轻人都好,是什么让您一直保持着充沛精力的?[10:43]
  • [王泽山]:首先是身体的基础较好,直至现在我身体也没有大毛病,这是能够胜任工作的前提。[10:43]
  • [王泽山]:我的兴趣也比较广,尤其是当学生时,对文艺、体育都热情。不然,我的身体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好。但是,人的精力有限,要办好重要的事,必有取舍。这一点,应该有自知之明。所以我在电视机前看体育、文艺节目,或吃饭时的每一刻,常常在想课题的某些事情。[10:43]
  • [王泽山]:埋头工作,对于我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甚至一段时间不工作还感到不适应。这是多年形成的习惯。所以工作时有精力,也不感到疲惫和烦躁。[10:43]
  • [王泽山]:和大家一样,我明白科学技术的力量。重要科技领域的优势,是国家安全的威慑及制约筹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人人有责的。这一点,始终支撑我。[10:44]
  • [主持人]:听说你自己经常做幻灯片、动画,而其做得不错,是自己感兴趣,还是觉得亲历亲为才更放心?[10:44]
  • [王泽山]:都不是。[10:44]
  • [王泽山]:我在团队中,我和大家一样都应用演示手段,都应用的得心应手。我应用这些工具,是因为写书、交流、讲课方便,而且,亲自做媒体更快捷。但我没法和年轻人比,他们的手头灵活、头脑敏捷。[10:44]
  • [王泽山]:上世纪60年代末,我找个机会参加了科学研究,基本脱离文化大革命的活动,并且第一个应用了我校开发的PG-1计算机。逐步熟悉编程、计算机运行等操作,应用于研究。所以在文革后就能发表著作,并在恢复稿酬时就获得稿费,稿费数是我3年的工资总和。之后,我跟随计算技术的发展,较早地掌握一些演示手段,在1993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时,已经应用得很好。但我的主要工作不是这些,在计算机发展迅速的年代,我的落后是自然的。[10:44]
  • [王泽山]:但是,团队在进行学术讨论时,也与他们进行包括媒体制作技巧和美感在内的交流。作为导师,通过这种形式观察他们的逻辑思维、研究方法、能力、甚至审美观念。讨论过程中我得到的启发和帮助都是相互的。[10:44]
  • [主持人]:谢谢王院士精彩访谈,由于时间关系,今天访谈到此结束,再见。[10:45]
  • [王泽山]:谢谢!再见![10:46]
上一篇:如何从根本上解决科技成果转化难题
下一篇:市场化考核机制缺位梗阻创新“血液”